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三日 -1

※ 雙親王 靖譽向。

獻州屬地地處偏遠,與其他地方往來交通不便,向來是人煙稀少,與世無爭,百姓平日生活樸實簡單,偶有節日才張羅熱鬧幾日。

這兩日,獻王要過生辰,獻州每戶人家按人口賞賜白米、布匹,說是讓百姓能與獻王一同歡慶生辰,獻州各處各家都佈置鮮花、燈籠,好似春節喜慶,和睦歡樂氛圍不在話下。

獻王府自然更是金碧輝煌,喜氣洋洋,下人們忙進忙出的盤點從各路官府、朝廷人士送上的賀禮,還得準備稍晚的筵席,熱鬧極了!

一位身着粗布麻衣,頭髮斑白,行動面容卻不顯衰老的下僕,在廳前攔下了一位相貌堂堂的藍衣男子,“總管先生,您一早交代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了,不知還有什麼吩咐沒有?”

“有勞了。”被喚作總管的男子帶著淺笑,柔聲回應,“我這裡已經沒事需要勞動你了,你去殿下哪裡候著吧,幫我帶上口信,說我去市集採買,有事請人到市集去尋我就是。”

“明白。”

未待老僕抬頭,男人已邁開腳步離去了。

這男子是獻王府中的大總管。兩年多前與義父來到獻州,其義父似乎是獻王的舊識,被獻王收留於獻王府做下人,半年後因為能力出眾被獻王重用成為總管,不只獻王府上上下下由他打點,就連獻州百姓生計、各樣施政,在這位總管的輔佐下,漸入佳境,使此地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宛若新生。

故如今獻王與屬民關係融洽,獻王府的總管先生也深受人敬愛。

除了在王府上掌要職令人欽羨,大總管先生讓人津津樂道的還要是他出眾的相貌。端正姣好的五官,高大英挺的身量,氣宇不凡,舉手投足之間溫和優雅,看著不像是一般百姓家出生的,高雅氣質宛若天生,初見他時,真會以為他是那裡來的達官貴人!

獻州未嫁的姑娘們,渴想得到總管先生青睞的不在話下,只不過無論如何示好、甚至投懷送抱,都讓他在無意間被輕輕柔柔的迴避掉了。

“總管大人!”

“日安,總管先生。”

“總管先生,您怎麼有閒暇能出來呢?”

“要喝涼茶嗎?總管大人!”

男子優美的薄唇始終維持一樣優雅笑容,或點頭或擺手,一一回應市集攤販店家的招呼聲,一視同仁。並沒有多做停留,直徑往市北一家珍玩舖去。

“大人難得獨自一人出門,今兒個可另有心思?”一見獻王府的總管大人進門,掌櫃的自然放下手邊的工作,笑臉迎接。

“殿下三日後在府裡作生辰晚宴,我來是想找一件賀禮給他。”

“獻王殿下可是皇室貴族之人,看過的稀世珍寶鐵定不少,在下舖裡可沒有什麼貴重之物能得殿下垂眼啊!”

“正因為他出身皇室,自小衣食無缺、生活優渥,金銀珠寶確實繁多。”隨手拿起了一隻用竹片拼湊成的蜻蜓,撥動身上的機關,翅膀還能擺動,栩栩如生,“如這般在市井街頭平凡無奇的童玩,對殿下來說才是稀有可貴。”

掌櫃的看著總管先生反覆詳察櫃上各式珍品童玩,眉宇間流動與平時不同溫柔專注的神情,“獻王殿下想必是個賢良的好主子,才能得您這樣費心伺侯。”

“是嗎?”他搖搖頭輕笑,嘴裡喃喃一句沒讓掌櫃的聽清楚。

正想再向他開口時,外面忽傳幾聲呼喊,“總管大人、總管大人!”

“怎麼了?”甫踏出店舖門口,便接住了急急忙忙跑來,沒來得及停步就直接撞進他懷裡的少年,微慍道:“沉住氣,出了大事也不該如此失態,把話好好傳達才重要。”

少年連忙退開,喘了兩口大氣穩穩呼吸,拉了拉衣擺袖子,才開口說話:“總管先生教訓的是,小人失禮了!”

男子輕哼了一聲,算是應了話,微抬下顎示意少年繼續說下去。

“殿下要我趕緊來告訴您,皇帝陛下現在人正在獻王府裡!”

“獻王殿下要我現在回府接待陛下嗎?”

“不,殿下說……”少年提起肩上的包袱交給他,“這裡是一些盤纏,讓您趕緊直接離開獻州避避!”

tbc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