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蘇譽】譽王殿下的愛情修業之你可心悅誰?

※清水日常向,譽受。

※譽王吐便當,因生無可戀可求了,妥協與景琰、梅長蘇生活在一起。

※未確定關係。



蕭景桓兒幼時個性恬靜,溫順乖巧,斯文的性格不喜主動交際,加上他生母不詳卻是由皇后收養,自小在深宮內院鮮少與其他皇子往來,身邊淨是服侍他的下人,各樣學習的師傅,年長許多的皇親國戚,根本找不到年紀相仿的人陪著。

他的生活總是按著安排,學習讀書寫字、吹蕭撫琴,還有宮中各種儀禮,閒暇之餘則與夫子博弈,多半時間依舊是在閱讀各樣書卷。

沒有遊玩的朋友,蕭景桓其實是不在意的,他曾看著他的七皇弟與林將軍之子在宮殿內爬上爬下,漂亮的衣服鞋子沾了泥,頭髮因為流汗的緣故濕濕黏黏貼在頰上,被宮女們追著跑,他不明白為何明明知道這樣的行為最後鐵定要受罰的,他們還是樂此不疲。還有次他與正在奔跑的兩個弟弟在廊下撞在一起,跑在前頭的七皇子正面迎上了他的皇兄,蕭景桓還沒有反應過來,七皇子怕把人撞倒,敏捷的伸手往他皇兄的肩膀一帶,讓人轉了半圈跌進了緊追在後的林家獨子懷裡,後者有默契的接好五皇子,抱得牢牢的,沒讓他摔著,七皇子眼見要撲倒在地前,雙手一撐,竟漂亮的跳翻了個身子,安全站穩,轉過身一臉驕傲的喜悅神情,而他最好的死黨也就著環抱五皇子的姿勢拍手叫好,但蕭景桓心有餘悸,這事他似乎一輩子都不會忘了,魯莽!太魯莽了!

蕭景桓自此知道他跟他們不會是一路人,比起一夥人嘻嘻鬧鬧,他更是喜愛一個人在書房、庭園裡,拿幾部經典、幾卷書,就這樣消遣一天。

所以從小讀萬卷書的蕭景桓向來喜歡有智慧,才智出眾,聰明絕頂的人。他喜悅有人可以與他一起暢談學識真理,聊聊許多書上記載的奇人逸事,如果有人可以說出過人的見解、指教,他就更加欣喜。對於聰明賢能之人,蕭景桓向來禮賢下士,毫不吝嗇表現敬重與愛戴。

像是他的皇長兄。他的聰明才智渾然天成,在各樣事上都有獨到的眼光,無論是知識上還是武術上,他的成就在與他同輩、同年人之間,無人能與之相比。

像是他的秦謀士。著實難得的聰慧女子,謹慎細心的思維,機智也不缺膽識,忠誠體貼的輔佐他整理思路,又有如花似玉的嬌容,怎不討人喜愛?

還有當年遇到的麒麟之子,憑藉那人的指點,突破了幾年來不變的奪嫡僵局,讓蕭景桓對他敬愛有加,如此聰明過人、知書達理的人偏偏身子不好,更是令蕭景桓為之不捨。

對於如此有能者,蕭景桓多麼渴望有朝一日他成就霸業,登上王位,他必大大重用,與他們一同共事,彼此切磋琢磨,辯論智謀,直到終了,是多麼美好的願景。

如今事過境遷,蕭景桓沒有當上大梁的君主,再沒有機會一展他雄心壯志。本以死銘志自刎於獄中,卻不知道被用什麼法子救回來的前譽王大人,正百般無聊的雙手支著頭撐在庭園的石桌上,坐在他面前的則是鼎鼎大名琅琊閣少閣主藺晨,其他僕人四圍環繞守候著。

“看來我現在最心悅的人是你啊,藺晨。”

閣主大人不愧為高人,聞言內心一番激動,但表面上故作鎮定,不慌不忙問道:“景桓這次又是在思索何事,才出此言呢?”

“昨日景琰與長蘇直逼著我問說我最心悅誰?最希望和誰待在一起?我想了一個晚上,真沒想出什麼。今天你帶著閣裡的藏書,陪我消磨了一天,直覺現在跟藺晨在一起最好!”蕭景桓把眼睛笑得彎彎,閃爍晶亮的喜悅,像是每每當他從書卷裡學習到新知或疑惑被解開時的欣喜之情,對於找出了答案,他滿意的點點頭,起身,“就是如此!這就去告訴他們倆!”

“不不不!景桓你別害我啊!我認為他倆所說的心悅與景桓你想的不一樣!”藺晨連忙一個箭步就拉住了他。

“有什麼不一樣?不就是跟誰在一起舒服愉快、跟誰在一起開心嗎?”

藺晨瞇著眼看著蕭景桓,想了想,認真的問道:“景桓之前可心悅過誰?”

“皇長兄、宮中的樂師、般若、以前的梅長蘇……”

“為什麼是以前的長蘇?”

“還說嗎?以前還能一起秉燭夜讀、琢磨文章經典,常帶給我許多驚奇,現在跟景琰都靜不下來,天天拉我四處走,能靜下來看書時,竟然只在一旁盯著我笑……跟他們在一起,總放鬆不下來。”

“景桓心悅人的標準真是出乎我意料……但又好像可以猜想。”

“這有什麼好意外的?”蕭景桓微微皺了眉頭,不能理解的樣子真有點可愛。

藺晨失笑讓蕭景桓有點不開心,正要說話時,藺晨突然欺身向前,笑道:“你可明暸長蘇跟景琰的心悅是這樣想的……”

藺晨展開摺扇擋著,在蕭景桓耳邊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稍時,只見蕭景桓耳根緋紅,眼中微帶慍火,但面容看起來又不是真的生氣。

“荒唐!你、我……怎麼…、這可不能隨隨便便就……!”

蕭景琰跟梅長蘇一來就看到藺晨一臉得意的拉著蕭景桓的手壞笑,蕭景桓罕見的驚慌失措的樣子,還紅著臉,宛若市井流氓正戲弄良家婦女的樣子。

“藺晨!”習武之人對氣息是很敏銳的,更何況蕭景琰這明顯帶著殺意的一掌,藺晨輕巧的閃過,跳開了一段距離。

“有話好說,不要動手動腳的。”藺晨扇了扇摺扇毫不介意的輕鬆笑道。

梅長蘇早在同一時間把蕭景桓圈在懷裡,看著蕭景桓眼睛還盯在藺晨身上,擔心問道:“景桓沒事吧?該不會藺晨輕薄你了?”

“輕薄……”意識到梅長蘇在跟他說話,轉過臉,梅長蘇英俊秀氣的容面近在咫尺,當他呼吸時,氣息微微的觸在蕭景桓發燙的臉上。

“剛剛飛流說你們在庭園裡拉扯,我們就趕緊過來看看發生什麼事,沒想到藺晨居然對你出手!”蕭景琰也貼近前關心他,不忘給藺晨一個殺人的眼神。

“噯!我可是清清白白,絕對沒有非分之想!”

“景桓。”“五哥。”蕭景桓看著一左一右的蕭景琰與梅長蘇都帶著擔心關愛的眼神盯著自己。

“藺晨說你們、你們……” 盯著兩人皆是正直良善的無害樣貌,怎麼可能對我…… 蕭景桓突然又漲紅了臉,用力的推開他們,“你們兩個我都不心悅!都不准靠近我了!”

說完也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轉身快步的離開了。被蕭景桓的話給大大震驚的兩人一時反應不過來,風中好像傳來什麼東西碎掉的聲音。而藺晨因為這千載難逢的畫面笑疼了肚子。




------
作者後語 :

蕭景桓就是一個傲嬌受無誤。

在下認為譽王大人從小在言皇后的底下長大,領受的應該淨是栽培君主的王學,琴棋書畫樣樣要精通,戰略機謀不會少,允文允武,可是在情感上卻是很缺乏教導,在被篩選給他閱讀學習的書集與老師,感覺在情感領域會被認為不必要,而不讓他有機會接觸,尤其是兒女私情、愛情上,造就他在很多事上很聰明但在感情上很遲鈍。

這究竟會不會成為一個系列文,暫時不能給予承諾……╮(╯▽╰)╭

评论(1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