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腦洞一記

應該要去填<三日>坑的在下最近一直有個腦洞在占記憶體,害我實在無法靜下心走<三日>的劇情(絕對是藉口)。
想說那把這腦洞給寫出來,基本上不會寫成完整長篇,有興趣的人可以任意拿去補滿哈哈啊哈哈!(懶)

架空現代AU,景琰黑化設定。

靖譽不可逆,微祁譽。(但寫完後發現我根本沒提及CP的點哈哈哈!所以標記不標了!)




蕭衍白手起家成立了自己的“蕭氏企業”,而後受多方好友幫助,與當地政治名望言家聯姻,並受兩位妹夫謝玉、林燮的資助漸漸壯大勢力。不幸一次家族的聚會出遊中,林燮與其妻兒發生交通意外墜落山崖,蕭衍接手林家資產,擴大事業晉身“帝梁集團”,成為全國首屈一指的富豪。

蕭衍有四個兒子,其長子蕭景禹從小天資聰穎,天生就有領導者的風範,是眾望所歸的繼承者。只是在那次家族意外後,堅決質疑有人蓄意謀殺並非意外,外人都當作他因為此事打擊太大,精神開始出現問題,最後送出國進行療養,長久下來鬱鬱寡歡影響了身體狀況, 最後因心肌梗塞離世。

最小的兒子蕭景琰,與他的小表弟,也就是林燮之子林殊因為年紀相仿最為親近,也因為是最小的孩子備受呵護疼愛,最崇拜自己的長兄。當林殊發生意外時,他人跟著家人已經先到下個目的地休息,等著其他後到的人匯合,卻沒想到等到的只有好友的死訊。自此以後,蕭景琰不再像以前一樣活潑好動,當父親要送長兄去國外療養時,蕭景琰也想離開傷心地去透透氣,自高奮勇的決定陪同而行,一方面照顧兄長,一方面在外進修讀書。

二兒子蕭景宣是由蕭衍的二老婆越氏所生,越氏容貌嬌媚、能言善道,深受蕭衍喜愛,蕭景宣也遺傳他母親,嘴巴非常甜又愛撒嬌,在親戚長輩裡非常吃得開,不過學生時期因為家境好而常有女孩倒貼示好,有加上驕縱自高的壞個性,在品行上令人堪憂。

與蕭景宣全然相反的就是三男蕭景桓,乖巧懂事,溫和有禮,由正房言氏一手拉拔長大,高中前是由專科家教在家自學,為要他不受影響的專心讀書學習,天文地理、人文科學無一不通,在音樂造詣上也頗有天份,言氏處心積慮細心呵護栽培,就為了使他繼蕭景禹後最有條件的繼承人,也因如此他遂成越氏和二哥的眼中釘。

蕭家正房與二老婆戰爭從長子病逝後愈演愈烈,兩位皆可能成為下任繼承者的兄弟感情也是愈來愈差,每每碰面都是一觸即發,當然是蕭景宣總是愛趁口舌之快去煽動蕭景桓,而向來穩重自律的蕭景桓就是碰到那吊兒郎當的二哥就沈不住氣,特別容易被炸毛。

爭鬥的日子一定到蕭衍出了任務開始漸漸白熱化。


“江左商行”是在近五年來突然竄起的業界黑馬,據說跟資訊業界的龍頭“瑯玡閣企業會社”關係匪淺,不容小覷。蕭衍有意掌握先機與之合作,又想試試兩位兒子的手腕,於是告訴蕭景宣與蕭景桓,無論用什麼方法,誰能先拿下與江左商行的永久合作權,誰就能成為將來集團的繼承人。

只不過他們都沒有想到這竟是一連串摧毀的開始。

江左商行的梅長蘇,相貌清秀英俊,文質彬彬,可身子虛寒,風一吹就倒似的,看不出來是在貿易界有野心的企業家,倒像是知書達理的學者,在經商工作上的知識見解大有智慧,頗得蕭景桓喜歡。加上蕭景桓交際圈很單純,沒有什麼同年齡的好友,如今竟能遇到這樣談得來的人,來往時日一長,蕭景桓不管是公事上或私底下都愛往梅長蘇那兒跑。

有了梅長蘇的提點,蕭景桓如有神助,一舉突破集團下子公司各樣弊案,重挫支持蕭景宣繼承的各方勢力,這讓蕭景宣慌亂陣腳,肚子裡的怨氣火氣無從宣洩,三兩天就往聲色場所溺著,最後也不知為何,竟被爆出玷汙地方高官的獨身女,使蕭衍丟大了臉,一氣之下要斷絕父子關係,因越氏不斷求情,最後被蕭衍丟到最遠的獻州子公司,做小小的總經理。

就在蕭景桓得到蕭衍重視,繼承集團指日可待的時候,蕭景琰不知什麼時候歸國了,而且也在眾人沒注意的時候,梅長蘇已為他備妥人脈、資源,擴張他的勢力,有意幫助蕭景琰成為集團下任董事長。

本以為梅長蘇是自己人傾心相信他的蕭景桓,得知原來梅長蘇暗中幫助蕭景琰的事,氣急的跑來找梅長蘇理論,“我哪裡待你不好?對你推心置腹,將來若是繼承集團,也不會忘了你恩情,真想不到倒頭來都是為蕭景琰鋪路!”、“景桓,聽我說,繼承集團並不是你唯一的路,你若是現在收手……”、“我不會收手!我也不會讓蕭景琰繼承的!”

蕭景桓負氣與梅長蘇決裂,自尋其他展露頭角的方式,在無意間聯絡上過往父親創業時的長輩,本只是想學習經商經驗,卻得到驚人的訊息--他並非正房所生,而是父親在外撿回來的私生子。


當蕭景桓收到幾張照片與生母最後的遺言,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蕭衍年輕擴建公司時在蕭景桓的生母--滑玲瓏的家鄉待過一段日子,滑家在當地是最大貿易商,蕭衍結識滑玲瓏後,也深受滑父賞識,於是在蕭衍的遊說下投資他在當地的子公司並支援他各方經銷通路,不料蕭衍竟利用玲瓏的感情設局使得滑家資產轉移到蕭氏企業底下,最可恨的是當他知道玲瓏懷了自己的孩子,怕玲瓏日後藉着兒子名義用各樣管道拿回滑家財產,派人偷走那孩子並殺害滑家上下所有人,玲瓏氣絕之前用電話聯絡了她在外地的妹妹,在答錄機留下了最後一段給她的骨肉也就是蕭景桓的遺言。

蕭景桓的秘書秦般若也一起知道了這個真相,竟然痛哭起來,原來秦般若從小無父無母在街頭流浪遊蕩,被滑家主人帶回滑家作小姐們的伴讀,二小姐在外地深造時,老爺讓秦般若跟著去,不只是服侍小姐,更出錢讓她一起讀書,大恩大德秦般若銘記在心,當年滑家被殺,她與二小姐逃過一劫,向蕭家復仇大志深植於心,她應徵進來公司,努力擠身接近上位者,就是等待最有利的時機,拉下蕭衍,使他萬劫不復。

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竟然使用如此骯髒的手段,更不能相信自己的父親竟然殺害了自己的生母!蕭景桓悲痛的拿著相片及遺言去找蕭衍證實,蕭衍沒有想過這件事會被蕭景桓知道,他先是矢口否認蕭景桓是玲瓏之子,而後又承認當時的確挪用了滑家資金,編造滑家最後週轉不靈才導致家破人亡的,說詞反反覆覆,蕭景桓自己可以辨別蕭衍的謊言與實話。

自此之後,受到多重打擊的蕭景桓把自己關在自己的公寓裡,他覺得已經沒有人可以倚靠、可以相信,可以交託。掏心掏肺在善待的朋友竟是利用自己輔佐別人,待在身邊多年的紅粉知己也只是藉著自己執行計劃,三十年來的母親不是親生母,而親生母竟然是被自己最敬愛的父親至於死地!


幾日下來,茶不思、飯不想,只是偶爾真要不行,勉強喝了點水,蕭景桓整日窩在家日漸衰弱,果然身子是遲早撐不住,頭昏目眩的,拿出電話竟然不知道可以找誰幫忙,他悲從中來止不住眼淚,卻又覺得自己愚蠢可笑的狂笑起來。

蕭景桓幾乎在崩潰的邊緣,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砸碎了所有看得到的東西,嘶吼狂嚎,最後身心俱疲,倒在客廳的昂貴地毯上,他已萬念俱灰,想想就這麼死掉算了,反正也沒有人在意了。他不呼救,不能移動,就靜靜的趴在地上,不知道多久,或許只是一分鐘,又可能是一個小時,他不知道。




“喀嚓”



蕭景桓聽見了開門的聲音,接著是輕輕的腳步聲,他不能猜想是誰,因為他腦海是一片的空白,如此疲倦,腳步聲直到他的頭前停了下來,他還可以感覺到來人用腳腳戳戳他的頭,踢踢他的肩膀,“還沒死吧?”蕭景桓認得這沉穩的低音嗓聲,他認得…他知道……那人蹲下來將手伸進蕭景桓的頭髮裡,一把抓起他的頭,迫使蕭景桓與他對視。


蕭景桓已經虛脫到連痛都喊不出聲,在眼前一黑完全昏倒前,他最後看到的畫面是蕭景琰標緻端正的俊臉笑得十分燦爛。


“嗨。”




-----------------

我不能相信自己居然碼字碼了整個晚上!!!!直到天都亮了!

Wherever, 後面還有一段才是重點啊=皿=#
打那麼多沒打到重點早知道我直接開一篇PWP也就爽爽啦!←_←
好啦對啦沒有錯,這腦洞我就是很想滿足黑化景琰污五哥啊!T_T 討厭討厭討厭!
靖寶吃不到五哥我心情好差(怪誰) 但我沒腦力體力寫了。

先擱著,開放給大家接去寫………………
或是等到天荒地老。(-_-) zzz

畢竟我該填<三日>了!我逃!!!

评论(1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