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蘇譽】無悔

※人物死亡設定有。





“誰在哪裡?”

白衣藍袍的少年聽聞問話,立馬轉過身來,端正英俊的五官還沒來得及收斂驚惶的神情,看清問話的人是位比自己年少幾歲的男孩,才放鬆了點。

“小傢伙,你是新來的侍僕嗎?這花園是不可以進來的,你可知道?”

“我不是小傢伙!我爹爹是大將軍林燮,我是林殊,將來也要跟爹爹一樣當大將軍的人!”

小男孩雙手叉腰、抬頭挺胸,頗有氣勢的樣子,“你說這花園不能進來,但你自己不就在裡面嗎?哈哈!只要你不跟我爹告發我闖到不能闖的地方,我也不會告訴別人我看到你在這裡,我們是……呃……同一條命!”

少年愣了一會後,被逗樂的開懷笑了,笑得彎彎的一雙眼睛晶亮晶亮的,“呵呵呵…你要說的是同一條船吧!”

“都好!你知道我的意思呀!”林殊鼓起臉來,兩頰不知是羞紅的還是氣紅的。這哥哥笑起來真好看、真漂亮,可是他是在笑我,哼!

“是是是,小傢伙。”


“小殊!你在哪裡?快出來!這裡可不能隨便進來的!小殊!快出來!”

聽到不遠處傳來了好朋友的叫喚聲,林殊嚇了一跳,連忙抓住了少年,跑到園裡修剪整齊的矮樹叢後蹲坐著,“你快躲起來!景琰是皇子,被他看到你在不能亂進的園子裡就不好了!”

“那你幹嘛也躲起來?他不是正在喚你出去嗎?”

少年抬起頭看著明明比他瘦小,卻把自己環抱住,把自己的頭壓在他胸口,像是要保護他的林殊。說實話,這姿勢真不舒適,但現在按在自己頭上的小手,真有點讓人安心的感覺 。

“我們在玩捉迷藏,午時他還沒找到我,就算是我贏了,輸的人不能吃飯!……誒!你!”

懷裡的人突然站起來走出去了!本想要再起身拉他,可一聽到另一個人的聲音又縮回去了。

前來尋人的蕭景琰自然是知道這裡是誰的院子,只是真的沒想到會遇見鮮少出來室外的他,“五皇兄。”

這溫雅的藍袍少年正是梁國的第五皇子,蕭景桓。

糟了。坐在矮樹叢後的林殊心裡大喊一聲不妙!自小常常跟父親來宮裡,又結交了蕭景琰作好朋友,宮裡的嬪妃皇子們幾乎都認得,但有一位皇子林殊一直沒有見過,除了爹爹曾說那位皇子是皇后娘娘的繼子,身份嬌貴不許輕易靠近外,景琰也說過他的五皇兄平時不出門,不怎麼和其他皇子往來,總是靜靜的一個人,不知道在想什麼。在林殊的想象裡,那皇子應該是冰冰冷冷,個性乖癖扭曲,可能還長得很奇怪,所以才不喜歡出門,只是沒想到原來真正的五皇子是這般好看的。

“景琰。”蕭景桓溫柔優雅的向著蕭景琰一笑,輕聲道,“方才聽到景琰在喊聲,是在尋誰嗎?”

“回皇兄,景琰正帶林將軍之子林殊遊閱王宮,稍不留神,他就不見了,景琰擔心林殊不熟宮中環境走迷,特來尋人。不知皇兄是否見過他,個兒頭大概這麼小,還不足十歲的男孩。”

蕭景琰用手在耳朵旁比劃比劃,有些緊張,他總不能說我跟林殊玩過頭了,就亂跑進平時被交代不可擅闖的範圍吧!

“沒有。”蕭景桓臉上維持一樣的笑容,但不知為何讓人感覺退去了溫度,“若是需要幫忙,為兄可以差幾個奴僕幫你尋視四圍注意一下。”

“謝謝五皇兄,那景琰先告退了!”

蕭景桓向他一頓首,蕭景琰就轉身離開了。林殊從樹叢後出來,看著蕭景桓直挺挺的背影,走向前拉住了他的袖子。

“你……是不是想和我們玩啊?”

“什麼?”

蕭景桓轉過臉,換上比方才還燦爛的笑容,但那笑意沒笑進眼裡,好像剛剛曾見過裡頭閃爍的晶亮只是林殊的錯覺,現在的蕭景桓雖然看起來還是溫潤秀雅的樣子,但總覺得裹了一層拒絕親近的距離感。

有時候小孩子的感覺是很敏銳的,尤其向來直來直往、大方不藏事的孩子,直覺常常是很準確的,林殊剛剛看著蕭景桓的背影,他能感覺到蕭景桓是失望、孤單的。

“景琰跟你說話時,你還很開心,可後來你就難過了,現在景琰走,你又對我生氣的樣子,在想你可能是想跟我們玩,可你不說的話,我就不能知道你真正的心情了!”

被林殊說中了部分的情緒讓蕭景桓有些訝異,一來是一般他都藏得很好不讓人知道,二來是……即便有人看出來了也會選擇不說,眼前這個不足十歲的小鬼頭,天真直白的性格蕭景桓在宮中可找不到另一人,林殊的眼睛直直的看著自己,真正的關心、真摰簡單的情感,抓著自己袖子的小手是多麼的堅定不移。



“你啊……”蕭景桓抬起沒有被拉著的那隻手,用食指輕輕刮了下林殊的小鼻子,“這般聰明!”

“是嗎?呵呵呵。”覺得被誇獎的林殊開心的摸著鼻子呵呵笑。

“不過我不是想和你們玩。”

“那你為何在難過?”

“我就是……厭煩別人對我說假話。”蕭景桓收起了笑容,板起臉來,雖然不是和睦溫馴的模樣,但林殊覺得現在的蕭景桓最自然、最親近,“我剛剛可不是為了幫你,只是景琰並沒有對我完全的誠實,我也不需要以誠信相待,所以我不想告訴他其實你在這裡。”

跟在蕭景桓身後的林殊一起走進園中的庭子裡,坐到了蕭景桓的面前,“那如果剛剛景琰老實說我們在玩捉迷藏、他正在找我呢?”

“人若以信實待我,我必以真意誠信回應。若是如此,那我定會把你供出來,你就吃不到午飯了!”蕭景桓嘴角勾起了饒有意思的壞笑。

“你欠我一次,我可是幫你贏了跟景琰的遊戲,以後我若有需要贏取什麼,你可要好好幫忙我贏得才是!”

“一言為定,我林殊是將來要做大將軍的人,爹爹說食言失信的人,不能作大人!”

“我相信你。”那明亮愉悅地色彩這時才又重新回到蕭景桓彎彎的笑眼裡。





---

當梅長蘇再次回到天牢裡,蕭景桓幾乎將要死透了,用買通獄卒借來的鑰匙開了牢門,他的每一步卻都沉重的像要陷入地裡,好不容易才靠近坐在地上的那人,伸手想將他扶起,才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抖得不受控制,費了好大力氣才把人圈抱在自己懷裡,一隻手將他的頭按在自己胸膛上,一隻手緊緊抓住那人割破的傷口。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蕭景桓想笑,可是一吸氣就咳了起來,一用力,手腕上的血就更活潑的涌了起來。

“你可知……人不管…相貌如何變化……那雙眼睛……是無法改變的……”

“所以你一開始就知道?所以你才這般待我好?所以你…………那麼相信我?”

“…………我以為…呵呵呵呵呵…”

“以為我真是要回來幫你贏取江山的。”梅長蘇緊緊的擁著他,將臉埋進蕭景桓的側頸,“那麼當你知道我並不是要助你奪嫡時呢?為何……”

“蘇先生並沒對蕭某完全的誠實……蕭某……咳咳!…何需袒誠以待?”

“蕭景桓!”

“小殊。”

蕭景桓勉強從梅長蘇懷中支起身子,憔悴慘白的臉蛋上,那雙眼睛映著牢裡昏暗的火光,像是有星星在裡頭閃著。

“景桓無怨,無悔。”

蕭景桓笑得坦蕩,閉上眼睛,倒進了梅長蘇的懷中。

時間過了良久,握著傷處的那手仍舊阻止不了流失的血量,冷卻凝固的鮮血如膠似漆的黏緊著他與他的手,梅長蘇覺得他的心跳好像跟懷裡的人一起停止了,他既感覺不到傷心,也感覺不到悔恨。

他感覺不到自己活著。

梅長蘇面無表情的把自己與蕭景桓分開,將蕭景桓靠在天牢冰冷的牆旁,他起身時看見蕭景桓用自己的血寫下的一張血書就落在他腳邊。

他認得蕭景桓的字跡,因為梅長蘇的書房現在也有一張血書,蕭景桓託他留守在天牢窗外的眼目交給他的。


「這下你欠我兩次,大將軍。」






End

评论(20)

热度(25)

  1. Valdis_75003今朝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