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三日-3


“五哥!”

當蕭景琰看見正門外的身影,他真不敢置信看到了誰,還未加思索,他的身體已經自己動身向門外那人跑去!那怕只是幻影,他也要自己確定!

蕭景琰急切的伸出手,想牢牢地抓住那人。不料那人在自己就要觸碰到他時,不著痕跡的退了半步,左手擺動衣袖看來只是在整理儀容,臉上氣定神閒的溫潤笑容沒有一絲變化,卻靜靜的移開了蕭景琰觸手可及的範圍。

是他。

不是自己的假想,是活生生站在他面前,他已故的五皇兄 蕭景桓!

“你是誰?你要對我們總管先生做什麼!”

站在獻王府大總管身旁的少年對蕭景琰突然冒出來的舉動十分不悦,蕭景琰認真嚴肅的眼神直咬著他們總管不放,好似要生吞活剝他一般。少年便擋在他倆之間,欲將這沒禮貌的人推開,可蕭景琰是成年男子又是習武之人,少年根本無法移動他半分。

“陛下!”蕭景琰還沒發話,隨護已經出刀直直指著對方的下巴,圍觀的僕婢倒吸口氣,獻王府的護衛知道蕭景琰的身份,沒人敢輕舉妄動,“此人定是那逆賊蕭景桓,詭計多端、心狠手辣!竟然詐死脫逃,如今於此現身必有陰謀,請陛下當心!”

站在少年身後的男子斂了笑容,警戒的看著他們,輕輕拍了少年的頭,意示他退到一旁。

“誒誒誒,這是在幹什麼?刀劍無眼!刀劍無眼!傷到人怎麼辦?”獻王府的主子連忙的跑來,站在他的總管身邊,緊張道:“七弟,聽皇兄一句,請人先放下刀,再讓皇兄跟你說明說明好嗎?”

“戰英,退開。”

“……是。”

蕭景宣看看他的七皇弟、又看看他的大總管,雖說道要說明說明,但這兩個人面對面站立,像是在用眼神打仗一樣的直直望著對方,幾乎是當身邊沒人在場的忘我氛圍,蕭景宣覺得頭真疼,根本不知道怎麼起頭。不過也不能任著這兩人相看兩不厭下去,蕭景宣清了清喉嚨,咳了兩聲。

“呃…那個……咳,這位是本王的親弟弟,也就是當今天子,大梁的皇帝陛下。”

獻府大總管不疾不徐的舉雙手,打躬作揖道:“奴才孫五拜見皇上,萬福金安,今日能朝見陛下尊容,奴才三生有幸。”

“這是在幹什麼?”蕭景琰趁時抓住他作揖的手,瞬地向他貼近,眼睛直直望進他的雙眼,想要看出什麼端倪來。

為何要說這種話、要做這種事,他就是蕭景桓,為何要裝作不是呢?你就是蕭景桓,為何不認我呢?五哥!

“你真不是蕭景桓?”

“回聖上,孫五只是獻王府的小小下人。初來到獻王府時,獻王殿下也曾直認小人為殿下的胞弟,我與父親費盡一番口舌才讓殿下接受小人留下服侍殿下。”孫五沒有回避蕭景琰的眼神,平穩直述說著。

“再者,皇上口中所提的那位大人已經死了,陛下,人死不能復生。”

蕭景琰變了臉色,眼底暗暗著浮動些許怒火閃爍,又含著什麼不知名的情緒。

“就是、就是。”蕭景宣想要幫忙緩緩頰,但看著蕭景琰雖不發一語,卻顯著生人勿近的樣子,他也只能雙手在面前揮動著,不敢直接碰觸兩人其中一個,“蕭景桓那時早就自盡於寒字牢,所以當孫總管來到本王府裡時,本王還嚇了好大一跳,以為是蕭景桓作鬼來糾纏本王了!哈哈哈哈……”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蕭景宣發誓蕭景琰轉過來看他的一瞬間,他已經死透了。而孫五則是一臉表示對於自己主子的不會看場合的樣子感到同情。

蕭景琰乍收起肅殺之氣,轉面堆起笑容,原本緊緊扣著孫五手腕的手順勢換成握住他的手掌。

“天底下還真無奇不有,是嗎?孫總管實在是太像朕的五哥了,朕方才多有冒犯,請孫總管不要見怪。”

“小的不敢。”趁著蕭景琰鬆了手勁,孫五恭敬的行禮,藉此也抽回了手收進袖口。

“獻王也真是……竟能遇上這麼像五皇兄的人,這麼奇特的事,怎藏了這麼久呢?”

剛剛還兄友弟恭的皇兄、七弟相稱,那獻王兩字就連蕭景宣也聽得背脊一冷,“這……噯!這話要說起來可長了,不如我們都先歇會,我讓下人們準備些食物,待會我們邊用膳邊談。”

“也好。”

“還不來人帶陛下到廂房裡伺候好。”

獻王招招手,兩位婢女進前領命,向當朝君主行禮,“陛下這邊請。”蕭景琰也沒再多看誰一眼就離開了。

目送蕭景琰他們走遠,獻王大人覺得頭疼並沒有紓解,對著孫五身旁的少年皺眉,“本王不是說讓你帶著錢陪大總管離開幾天嗎?”

“是大總管執意要回來的……”少年委屈的說。

“不要怪他,是我的意思。”大總管先生也幫忙道。

“你的意思就是不想讓本王省心啊!”蕭景宣扶額,“你明明知道皇上看到你會有多少麻煩,還特意回來擺顯,想要本王不得安寧嗎?”

“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情。”

“你沒否認想要本王不得安寧!”

“……獻王殿下,您的聰明細心怎麼就是常常使在不對的地方呢?”孫五看著他的主上氣得跳腳,一根手指頭指著他半餉都說不出一個字,“小的該去準備準備,畢竟待會必須好好款待貴客,告退。小念,我們走。”

“是!”被稱作小念的少年點點頭,隨著孫五的腳步離開了,走沒多遠回頭看,獻王殿下果然還是氣鼓鼓的在瞪著他們的方向,雙手在空中揮動,好像想揍在總管大人身上的樣子,小念偷偷鬆了一口氣,這才像平時的獻王府生活模樣,剛剛皇帝在時的那氛圍實在是太緊張了。

“大人,您說皇上和殿下說的那位皇子蕭景桓究竟能跟您多麼相似呢?”

孫五轉過臉看了看他,又伸手摸摸他的頭,笑而不答。




Tbc.

评论(1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