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蘇譽] 記片段


“景琰,景琰。”

“五哥,很久沒有睡那麼好了…”  “我們再睡會。”

“ 蕭景琰,起來,我不是景桓。”

“小殊!你在我五哥的床上做什麼?”

“既然這是景桓的臥房,那景琰又是為何在這裡呢?”

“昨夜我與五哥把酒言歡,喝多幾杯,五哥留我在這一宿。”

“是你假醉酒之意向景桓耍賴,自己硬留下的吧。你有何居心?”

“你才是居心不良!昨晚分明是五哥送我上了床、還為我更衣,說,你是夜裡什麼時候偷偷潛上五哥的床?”

“蕭景琰你記得這麼清楚還說不是裝醉!”

“梅長蘇你別逃避我的問題!”

“兩位從小如膠似漆一起長大,一晚同榻有什麼好吵的?今日不是說好要去踏青,就剩兩位捨不得起床。”

“五哥!”“景桓!”

“景琰,過來更衣。”

“是!”

“景桓,我呢?”

“甄平不是候在那嗎?”

“宗主……”


--

其實這就是在下開始為譽王殿下謀幸福的第一個腦洞
想要景琰、小殊兩個好朋友為殿下爭風吃醋罷了!😂😂😂😂

CHU~~ ^3^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