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蘇譽】非夢。

※蘇譽,現代AU。

※作者想給蘇譽個甜文,微糖。



“你回來了為什麼不叫醒我?”

蕭景桓從房間裡出來,他的戀人正窩在沙發上翻閱雜誌,聽到他的聲音就轉過頭來,溫柔的笑著向他伸出了一隻手,蕭景桓自然的伸手搭上。

“好點了嗎?”把他的手拉到臉龐,輕輕的蹭著蕭景桓的手背,並按上了真摯的親吻,“這幾天你病了,睡得沉,想讓你多休息一下,就沒吵你了。”

順著戀人拉著的手坐在他的身邊,也不知是因為病著還是剛睡醒,蕭景桓盯著愛人,有些恍惚。

摸摸他的頭,捏捏臉頰,“怎麼了?悶悶不樂的樣子。”

“蘇先生。”

“什麼?”

搖搖頭,笑了,蕭景桓向另一個方向靠上沙發,沒有往愛人的方向,拉開了距離,卻把腳伸直親密的與對方的腳糾纏。

“這幾天昏昏沉沉的,只能待在家裡睡覺,也不知怎麼的一直夢同樣一個夢,斷斷續續,又彼此連貫。”

蕭景桓用手支著頭,毫無所謂的開始說起他的夢,“夢裡面我是古代大梁國的五皇子,封為譽王,想要奪嫡爭帝,上面的哥哥都是不認識的人,倒是景琰還是我弟弟,你在夢裡叫了很風雅的名字,梅長蘇。”

“蘇先生?”

“蘇先生。”

“那我在你的夢裡做了什麼?”帶起饒有興趣的笑容,鼓勵蕭景桓說下去。

“你是麒麟才子,得到你的人可以得到天下。我費盡心思討好你、拉攏你,希望蘇先生可以垂眼。”

抓住蕭景桓的腳踝,拉到嘴邊,他的愛人在腳背上落下如羽毛般的輕吻,“那景桓一定得到了梅長蘇,然後也得到了天下,成為梁國之君了?”

“不,你假意幫我奪嫡,實際是為景琰效力。”從愛人的手中抽回自己的腳,然後用同一隻踩了踩他的胸口,“連夢中你都幫著蕭景琰啊你們倆這拜把死黨。”

“後來呢?”對於蕭景桓的動作沒有生氣,反而就著他伸直腳的姿勢,開始為他輕柔的按摩小腿肚。

“後來我因為總總因素,只好起義謀反,不過被蘇先生給識破了,帶著景琰去胖揍我一頓,被抓,下監,最後自殺,The End。”

“痛!”被愛人突然加重的力量嚇到,蕭景桓吃痛的叫了一聲,“你幹嘛?”

“對不起、對不起,只是景桓的夢真是個奇怪又難過的故事不是嗎?哪有人夢到自己要爭權奪利做皇帝時,是夢到自己做不成王就去自殺的啊!一般都夢到自己當皇帝的吧?”

“嗯……我也覺得不像夢,反像真實發生過的事,說是夢,不如說是記憶回溯。”

突然客廳陷入一陣的沉默,兩個人互相凝望,都不再動作,蕭景桓看著他的愛人,竟然從他的眼睛中讀到疼痛與憂傷,恍恍惚惚,愛人的面容與夢裡那個總是病弱慘白的文雅古代青年重疊,這麼一致,可夢裡的那位蘇先生真會心疼憐憫夢中的自己嗎?

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戀人已經從沙發的另一頭起身,俯身壓上了蕭景桓,勾過他的頭,狠狠的吻住蕭景桓的嘴唇。

柔軟又有彈性的雙唇反覆重疊,溫熱的舌頭在唇齒之間纏綿,像是要把彼此吞進肚腹裡一樣,兩人忘情的投入在這親密的深吻中。

“在裡面,梅長蘇與譽王相愛嗎?”結束了長吻,兩位戀人額頭互抵著,視線中此刻只有彼此。

“……不,我不知道……但裡面,譽王他愛梅長蘇,我知道,因為就像我愛著你一樣,他也心繫梅長蘇。”

看見蕭景桓臉頰上滴滴的淚珠,他才發現自己正在哭,淚水滴在景桓的臉上再滑落下來,就像是蕭景桓也哭了。

“只是個夢,你哭什麼?傻瓜。”用手掌捧著愛人的臉蛋,為他擦去眼淚。

蕭景桓笑了,他笑的時候兩隻眼睛會彎得像兩道月亮,薄薄的唇透著粉嫩的光澤,臉頰上有淺淺的酒窩,增添了他的俊俏。

“你怎麼能夠夢一個我不愛你的夢呢?我愛你,景桓,我只愛你。如果你說裡面的梅長蘇是我,他就該愛你,愛那個譽王。”

“是嗎?”

“是。”

愛人的眼神篤定,口吻不容置疑。蕭景桓心中蕩漾著溫柔的暖意,這幾天下來的昏沉與煩悶感頓時得到釋放一般,讓他心情輕鬆愉悅起來。

“對不起,只是個夢,沒有想要你傷心的。”

“嗯……”把臉埋進蕭景桓的頸項旁,悶悶的回應,“那晚上你要補償我,順便讓你檢視下我對你的愛。”

“流氓,我還在生病呢!”

壓在身上環抱自己的愛人笑出了聲,蕭景桓也帶著笑。

他悄悄閉著眼,彷彿能見著夢裡最後的譽王,他也是笑著。

這就夠了。




--- 後續片花

“雖然在夢裡面,那個梅長蘇長得是你的樣子,但其實也是有個林殊的。”

“是嗎?”聽到自己名字,眼睛都亮起來了。

“17歲英勇少帥帶兵出征,卻戰死沙場,全軍覆沒。主將還是林燮叔叔,在夢裡也是你爸爸呢!”

“……景桓,你別玩我了。”

林家小殊開始質疑自己在愛人心中的份量地位了。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