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譽受】論譽王受各式型態的可能性。


※極短腦洞系列,“有機會”會續寫

※譽王受only,高亮。

#防雷慎入
#防雷慎入
#防雷慎入




一。女王受。

CP :靖譽


“蕭景桓,你可知道朕為何留你一命?”

在床榻上的前譽王殿下仍是溫雅端正的正座,若不是腿上與床尾牆邊連結的刺目顯眼的鍊子,誰能知道他如今是被當今君主囚禁於密室的人。

蕭景琰步步靠近蕭景桓,用纖細秀美的手指抬起了蕭景桓的臉,仍舊是他看不出心緒的五皇兄,仍舊一付高清優雅的神情,就是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虛偽模樣,讓蕭景琰像著了魔一樣,越是想拆了他的偽裝,越是被他給吸引、為他著迷,無法自拔。

“你連成為階下囚也要如此清高嗎?朕就要看看你待會還能如何矜持!”

只見蕭景桓眼底柔光流動,晶亮亮的閃著以前從未有的光輝,他一笑,如此細緻柔軟,蕭景琰心底漏了一拍,稍稍分神。

一瞬的時間,蕭景桓已經揪住皇上的衣領將他翻在床上,隨即一腳跨上蕭景琰的腰,穩穩的坐在上方。

居高臨下的看著當朝皇帝的感覺真是不錯,蕭景桓心想。

“不就是要我蕭景桓這副軀體?”蕭景桓一手拆了自己的髮髻,任憑長髮披散,慢條斯里的推開自己的衣襟,“你怎麼一臉很意外的樣子?你以為你每次盯著我的眼神火熱到想要燒乾我的樣子,這麼明顯,這麼大膽,為兄的能不知道為什麼嗎?”

“在九安山上,你要我降,是降在兵下?還是……”

蕭景桓退去了上身的衣料,露出不常日曬,也不常讓人看見的白皙身子,俯身貼上蕭景琰的胸口,鼻尖碰鼻尖,兩人的氣息溫熱曖昧的混合一起。

“要五哥降在你的身下呢?景琰。”




💋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