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情深何處寄相思(二)


※雙親王,景琰/景桓,斜線有意義。

※雷者自重。



>>正文


蕭景桓不自己吃藥。

新皇帝將前譽親王留在了御書房裡,即使是不是可以的,即使是不應該的,就算將蕭景桓流放邊疆都比留在身邊來的穩妥。

屬於大梁一國之君的他應該是進行處置,但屬於蕭景琰的他……是不願意放手。

“嘿?”

蕭景桓的手掌在他眼前揮動才讓蕭景琰回神,定睛看著他,他才露出放心的笑容,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蕭景琰便明白他的意思。

和過去的幾天一樣,蕭景琰從藥瓶裡搖出一顆珠紅的藥丸子,蕭景桓乖順的等著他將它餵入自己口中。

蕭景桓不自己吃藥,而他沒有問過為何。

或許是因為怕是自己問了,蕭景桓就不再讓自己餵了,就好像是他也不問蕭景桓為何再次出現在他面前的原因,就不會讓他消失不見。

蕭景琰不想過問。

“阿桓。”

“?”半臥在榻上休息的蕭景桓抬起頭看他,目光裡純淨沒有雜質。

這個蕭景桓跟以前氣宇非凡的譽王殿下很不一樣,他只認得自己叫阿桓,行為舉止也沒有一點皇室貴族的規矩模樣,隨興而坐甚至是臥是躺,跟過往重視禮儀、一身貴氣的蕭景桓完全是天壤之別。

蕭景琰本來甚至覺得他不是真的蕭景桓、不是原本他所知道的五哥,畢竟他所以為的五哥,就是皇子裡最不願意放鬆的人,似乎特別喜好文書,以前一起讓師傅上課時,他總是靜靜的、認真的,直著背脊不曾鬆卸,師傅交代的作業或抄寫總是一絲不茍、規規矩矩的呈上。

可是後來蕭景琰突然想起了,這個阿桓就是蕭景桓的阿桓。

那是他10歲那年的五哥,11歲的蕭景桓的自稱還是阿桓的那年,那時的蕭景桓還沒喜歡讀書,個性雖然不是特別活潑好動,但也不像以後如此拘謹,年紀相仿的他們那時還很是親近的那年。

阿桓雖然不喜歡看書,不過喜愛塗塗寫寫,每次蕭景琰在御書房裡批奏章,阿桓就喜歡學他的樣子裝模作樣的拿著紙筆、搬個小茶几在他面前寫字,不過通常不會太久,他就會找東西玩去了,這場景有些熟悉,就像以前年幼的他們偶爾一起窩在皇長兄的書房裡的時候。

“你想到外面去看看嗎?”

“可以嗎?”蕭景桓高興的撲到蕭景琰的桌前,眼睛閃著光看他。

10歲那年,8歲的林殊已經常常跟著林燮叔叔進宮了,他們兩個小鬼頭從第一次碰面就一拍即合,最喜歡拿著樹枝玩起騎馬打戰的遊戲,可蕭景桓不喜歡跟人一起玩,他有自己的玩法,像是疊石子,這一個人就能玩。

“阿桓想玩疊石子。”

真的是一樣的蕭景桓,一樣的五哥,皇帝陛下笑了,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



>>待。

💋本來應該是短篇,變得有點長的中篇了。
上了標題tag 以後大家比較好找文。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