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情深何處寄相思(三)

※雙親王,景琰/景桓,斜線有意義。

※演變為中篇,方便大家看文,已建標題tag.

※雷者自重。






>>正文


上完早朝,皇帝就會去御書房裡批奏章,不過一個人也不帶,若無要緊事不接見任何人,也不許人擅自進入御書房,除了送膳的下人,這幾日沒有人進去過那扇門。

在蕭景琰身旁的人都知道他經歷過什麼,前兩年在皇宮裡的風風雨雨,本意不想參與奪嫡,卻也進了這場戰局;雖為了敬愛的長兄平反,卻失去了另一位兄長;先皇雖不重視自己,但仍舊是他的父親,先皇的病逝仍舊讓他哀慟;終於與摯友相認,卻又再次失去摯友。這兩年來,失去至親與好友,即使坐擁天下,仍然覺得孤寂。

所以身邊真心關愛蕭景琰的人都像是有種不約而同的默契,他們明白,要給他一點點時間,甫登基的新君王需要一些跟自己獨處的空間,他們懂,而且他們相信蕭景琰。

所以新皇帝整日關在御書房的時候,他們不會過問,新皇帝不准人跟著到御花園時,他們放心讓他一個人待在那裡。若是新皇帝想要一個人,他們就在合理安全的範圍下懂得迴避。

蕭景琰很感激每個人對他的信任,卻也覺得自己正在背叛這份信任,他怎麼能夠偷偷的把蕭景桓藏在身邊呢?

他站在木箱子旁,看著蕭景桓已經睡下,在箱子裡面。

皇帝不懂為什麼他那麼喜歡躺在箱子裡,他請人備了一份寢具在書房裡,這些夜裡他會看著蕭景桓睡下,他才回去自己的寢宮,可是不管前一晚蕭景桓在哪裡躺下睡著,隔天早上他仍會在箱子當中醒來。

‘阿桓屬於這裡。’蕭景琰曾經問他為什麼要睡在裡面,蕭景桓對於他的問題面露不解,好像他問了件本來就理所當然的事。

“五哥,你會一直留在這陪我嗎?”
“把你留下來,究竟是對是錯?”
“曾經想抓住你,卻遙不可及,如今不該留你,你卻又向我靠近。”

蕭景琰彎下身,伸手觸摸蕭景桓的側臉,憐愛的卻又如此的覺得罪惡。

當他的指尖碰到他五皇兄眉尾,那人被弄醒了,剛睜眼的時候還迷迷糊糊的樣子,伸手抓住了剛剛在他臉上搗亂的元兇,抬頭與蕭景琰的視線接觸了。

“小琰。”他說。

蕭景桓伸出了一隻手,將掌心貼在七弟的臉上,用姆指輕輕的磨蹭他的顴骨。

“沒事的,皇兄在,皇兄會保護你。”

他皺著眉,表情有些不確定,抿著嘴,不像是一般說“保護你”的人會有的神情。

蕭景琰先是訝異,後來又笑了,“好。”


他記得。


「五哥又不好武,五哥能保護景琰嗎?」

「不是只有力大強壯才能保護人,你心裡要強壯了就能。」

他怎麼忘記了呢?


>>待。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