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情深何處寄相思(四)

※雙親王,景琰/景桓,斜線有意義。

※中長篇,前提請點文名tag







正文>>

 

 

今日從幾個鄰國出了使者團來到金陵,除了祝賀大梁新君主登基外,也有政事必須商議,大梁的新皇帝繁忙了一整天,晚上還得設宴款待貴客,總算等到可以回到御書房的時間已經非常遲了。

 

“阿桓…阿桓?”

 

待皇帝陛下讓僕人侍女退下,自己一人進了書房,平時聽到自己進門的聲音,就會自己探頭出來的人,如今在前廳沒有看到人影,留在桌上的膳食也沒有動過,蕭景琰一顆心都吊到頸子上了,安放在左間裡的木箱子也沒見著人,“阿桓、快出來。”

 

“景琰?”御書房批奏章的矮桌前,蕭景桓用他拘謹端正的坐姿坐在一側,帶著疑問的口吻,微微偏著頭看著蕭景琰走進來。

 

“……五哥?”

 

沒有這幾天總是隨性爛漫、自由自在的樣子,也不是親密地拉著自己喊著小時候的稱呼,蕭景琰不著痕跡的繃緊了神經,如今在他面前的人,一絲不苟、端正規矩的樣子,正是蕭景桓停留在他腦海裡大半記憶的樣子。

 

“……你…為什麼穿著皇袍?”

 

“因為朕已是大梁一國之君了。”將蕭景桓驚訝的神情收入眼底,還不確定這個人狀況如何,蕭景琰向他靠近,試探地說道。

 

蕭景桓微張著口,好像不知道該從何開頭說話,突然眉頭緊蹙,右手按上額頭向前傾去,口裡發出不舒服的悲鳴。

 

在一旁的蕭景琰即時就伸手攬住了他,蕭景桓靠在他的身上也沒有掙扎,身體輕輕地顫抖著,“疼…頭……好疼!”

 

“你該不會一整日都沒有吃藥吧?”

 

“什麼藥?”

 

今天知道自己很有可能無法來書房餵藥,一早蕭景琰就準備了不少食物來到御書房,向著蕭景桓千萬交代三餐的順序,並且將藥瓶留在他身上,囑咐他不可忘了飯後的藥。

 

蕭景琰伸手探入蕭景桓衣服裡暗袋,拿出今早放好的瓷瓶,“這個藥,你不吃會頭疼的……”

 

“是嗎…我不知道……好疼……”蕭景桓緊閉著雙眼,好像這樣就能夠緩和一些他的頭疼,抓在蕭景琰衣領上的手是握的如此緊,“那給我…景琰、餵我……”

 

將紅色的小小藥丸送入蕭景桓的口中,蕭景桓的雙手攀著新皇帝的頸子,蕭景琰被緊緊勒住有些無法喘息也毫不作聲,只用手一下一下的順著他五哥的背脊。

 

他們都不知道藥效什麼時候才能發揮作用,在那之前,他們緊緊地擁在一起,疼痛連接了兩個人,蕭景琰願意陪他一起承受。

 

 


待>>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