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情深何處寄相思(五)

※雙親王,景琰/景桓,斜線有意義。

※中長篇,前文請搜文名tag。





正文>>

當蕭景桓好不容易緩下了頭痛,才意識到自己逾越的行為,趕緊收回雙手,整理自己並沒有多凌亂的衣服。新皇帝為他倒了幾次茶水,細心的觀察他的狀況。過了好一會,蕭景桓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的七弟,沒有問任何的話,眼裡也沒有任何波瀾,晶亮的像是上好的明珠。

“你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景桓該有嗎?”蕭景桓似乎在斟酌著用詞,他抿了抿嘴,蕭景琰知道那是他思考時的小習慣,“臣以為是陛下能為臣解釋解釋。”

陛下、臣。

既顧忌著這身皇袍、這個位份,如此拘禮的五哥顯然已經不是那個童稚的阿桓。蕭景琰無法按下心裡的失落,卻又有些鬆了口氣。

“那得看五哥想知道什麼?”

眼前的人還不是那個七珠親王的五哥,甚至還不是立為親王的五哥。

蕭景琰就是知道。

雖然仍是溫文爾雅,謹慎拘禮的模樣,但還沒有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偽裝,還沒有築起的貴氣,也沒有看似親近宜人卻是眼底淡漠的微笑。

於是蕭景琰放膽的向他靠近,按手在蕭景桓疊在膝上的手,“發生了好多的事,五哥先歇息吧,明早景琰再跟你說。”

蕭景桓盯著新皇帝按在自己手上的手,顯些拿不定主意,“陛下……”

“還是景琰,在你面前,我只想是景琰就好,五哥。”無法忽略心底有些堵塞的難受,“行嗎?”

“只是景琰……就好嗎?”

蕭景琰微微頓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在蕭景桓看來是如何難過。

“那就還是景琰吧!”

皇帝陛下的五皇兄露出了他今天晚上的第一個笑容。

是蕭景桓年少時,若是拗不過弟弟們的要求或撒嬌,就會露出“被你打敗了”的那樣寵溺的笑容。

按奈著想緊緊抱住眼前人的慾望,年輕的皇帝只是緩緩的將頭靠上蕭景桓有點僵硬的肩膀。

直到貼在臉上的衣料有些濕黏,蕭景琰才發現自己正在哭泣。





待>>




這篇進展緩慢、陳述冗長……Orz
謝謝還有人願意賞臉。

感動淚。

不過終於開始要加速了,我是說劇情,不是更文速度,哈哈哈。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