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情深何處寄相思(六)


※中長篇,景琰/景桓,斜線有意義。

※前文請搜文名tag。



正文>>


蕭景琰的五哥是個聰明伶俐的人,並不是飽讀詩書、學識淵博的那種聰明,而是察言觀色的細膩和思緒靈敏的反應,從小就在幾位皇子裡顯出了差別,懂事、穩重、有禮,無論處在如何的景況,他總是能用最快的時間找到剛好的位置,做出適當的行動。

以前的蕭景琰只覺得有些欽佩,現在的蕭景琰卻是棘手。

昨夜放鬆的分享臂膀讓蕭景琰依偎的蕭景桓在新帝睜眼前已不復存了。

他看著蕭景桓看是漫不經心的打量御書房裡的卷宗,雖然表面上接受了“自己生病失憶”被蕭景琰留在御書房照顧,但臉上溫雅的笑容已經露出了他肅立的界線。

蕭景桓不主動問起御書房外、現在宮裡的任何事情,也不想離開御書房的門。他安靜,順從,蕭景琰知道蕭景桓只是暫時讓自己隱匿在一個合宜的位置,他在等,在觀察。

“五哥。”

“……何事?”

“我不會傷害你。”

蕭景桓骨節分明的手指輕顫了下,若不是蕭景琰緊盯著他所有舉止,還怕要看漏了這一絲搖動。

“皇兄知道。”沒有把目光從手上的書卷上移開,蕭景桓只是輕輕的回應一聲。

“你知道,但你不相信。”

在皇家長大的蕭景桓最不喜悅別人欺哄他,對阿諛奉承的下人、外人,蕭景桓漸漸學會用不冷不熱的溫雅隔出範圍,若面對正直如皇長兄、秉性單純如林殊,還有與他們同路的蕭景琰,蕭景桓便願敞開心扉、誠信以待,就連從小就恃寵而驕的蕭景宣,也因為那從一而終沒改變的真性情,在蕭景桓心底還能佔上一角。

“我會告訴你任何你想知道的事。”

蕭景桓抬眼,伸手理了理根本沒有皺痕的衣領,蕭景琰看著他,心裡暗暗的想‘接下來會把袖子抖抖,蓋住手背,三指按握住袖口,擺在腿上。’,而蕭景桓真的就照著蕭景琰所想,一氣喝成完成了所有動作,蕭景琰忍俊不住,這是他五哥的小習慣,從以前蕭景琰跟林殊在暗地裡就愛學他的小動作。

每次蕭景桓抓到他們又做了大大小小的惡作劇時,蕭景桓就會像這樣板起臉來,裝起架子,聽他們交代交代。

“我只要知道一件事便好。”

“說。”

“你待皇長兄--蕭景禹如何了?”





待>>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