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藺譽】情人眼裡小甜餅(現代AU)





CP :藺晨/景桓,斜線有意義。

人設:人氣演員藺晨和一般上班族景桓,已確認戀愛關係。

只是個情人節腦洞,短篇。





》》》




要不是前十分鐘剛停好車發的訊息有收到回應,男人打開自家門的時候就要以為他的高級公寓不是被縱火,就是他的同居人在家燒炭了。

雖然陽台和窗戶都打開了,屋子裏仍舊有煙霧迷漫的痕跡,不同程度的燒焦味道,有苦味、有甜味,還有不太明顯的像是剛出爐麵包的香氣,藺晨抬頭看了穩穩鑲在客廳天花板上的煙霧偵測器,對於它居然沒有警鈴大作並灑下水花覺得不可思議。

「你回來啦。」

男人走進客廳,在沙發上放下自己手裡的東西,透過開放式廚房的小吧檯看見自家戀人杵在流理台前的背影,配著嘩啦嘩啦的水聲在用力的清洗東西,說話時並沒有回頭看他。

廚房延伸的小吧檯和料理台上散布著東倒西歪的器具和大量看不出原型的⋯⋯姑且相信是食材而不是什麼意思不可食用的物品,爐子上幾個鍋子之前都沒看過,估計是新買回來的,卻都焦黑了一大半,裡頭有些好像還在煮著東西,從鍋裏冒出熱騰騰的水氣。

對於這種說明完全料理無能,廚房像被炸過一次的凌亂場景,藺晨以為只有卡通影片或是電視裡才有的誇大場面,沒想過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家廚房,一時間竟不知道要從哪句話開場。

通常只要一回到家就回纏上自己討親討抱的人居然沒黏過來,蕭景桓關了水,用一旁乾淨的毛巾擦乾了手,轉過身一臉古怪的面對他,「怎麼了?」

蕭景桓平時藏在筆挺西裝下曲線優美的前臂因爲襯衫袖子捲起而露了出來,總是被拘謹的主人扣好的領口因為料理時的悶熱而解了釦敞開著,保養得宜的好身材卻被深藍色的圍裙擋下大半,喔,老天,藺晨在腦海裡扶額,是的,他不知道這位總是穿著很高冷,平日也不輕省不馬虎的愛人,穿起圍裙的反差萌是多麼有殺傷力!

誰教他能把圍裙繫帶綁得如此顯腰身?誰教他圍裙上雖然沾了些污漬、但那腰上綁得漂亮的蝴蝶結還是顯得整齊?

只用一秒的時間想了一百種男人都曾想過的不純潔場景。好,我要一手掃掉料理台上的東西、一手把他按上去做了他,或是把他頂在我們家豪華四門冰箱門上扒光他⋯⋯好,當然只是想想而已,所以他問:「如果不是剛剛有人來打劫我們家,就是你正在製作毒藥⋯⋯或炸藥?」

「不好笑。」

見蕭景桓眉頭微皺,知道自己玩笑開得不對時間,藺晨快快靠過去討好似的在愛人臉頰上偷了個香,「我們今天晚上不是包了你最喜歡的餐廳要吃飯嗎?還想自己在做什麼?」

「喏。」

一手環抱著愛人的腰,男人伸著脖子看了看蕭景桓推給他的書——《輕鬆手作!巧克力甜點入門款》。

「你是要做給我的?」

「不然呢?」

「有做出來的嗎?」伸手翻動桌上、爐上鍋碗瓢盆,似乎都只是殘骸。

蕭景桓抿了抿嘴,老實的說,「沒有能吃的,都丟在垃圾桶裡了。看到你說已經回來了,正要收拾。」

「呵呵呵呵呵⋯⋯」藺晨禁不住的笑著,一邊勾過愛人的脖子,在蕭景桓臉上、唇落下一個個溫柔憐愛的輕吻,「你是故意做這麼可愛的事嗎?嗯?你還想讓我怎樣更對你著迷呢?⋯絕對是故意的啊⋯⋯。」

親吻的力道越來越重,男人的手也像是有自我意識的在愛人身上遊移,在兩人的呼吸都漸漸染了曖昧的喘息時,蕭景桓決定使用還沒消失的理智,將戀人推開了一點距離。

「喂,等等還要去吃飯啊,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先幫我一起整理吧。」

「誰叫你那麼可愛。」捨不得鬆手,藺晨把臉埋在蕭景桓頸邊撒嬌,「我不要吃飯了,我吃你就好⋯⋯」

「我說過不要一直說我可愛、可愛的,真是的!」

雖然是說這樣拒絕的話,可是蕭景桓的笑容卻是如此開心的樣子。

「好,決定了,景桓是飯後甜點,呵呵呵,我們收一收就趕快去吃飯,趕快回來吃甜點!」藺晨一邊說一邊捲起袖子,十分有行動力。

「今天難道不是藺先生說“想讓景桓享受浪漫夜晚”的那種晚餐嗎?我可不覺得趕緊吃完能算浪漫喔。」

神速收拾東西的手頓了頓,藺晨癟ㄧ下嘴,還是有些寵溺的笑道,「你這種不留給人好處的地方也可愛。」

對於這句發言,蕭景桓只是聳了聳肩就算做了回應。

兩個人手腳俐落的合作收拾,沒幾分鐘就收的差不多了,蕭景桓脫下圍裙準備去換套衣服再出門,藺晨當然也是,雙雙進房去了。

「對了,你怎麼會突然想到要自己做巧克力?雖然我很高興,但想知道你怎麼心血來潮的?」

「⋯⋯」

「景桓?」

「⋯⋯」

害羞?不像。生氣?咦?為什麼?

藺晨在一旁看著蕭景桓,以兩人之間的默契,藺晨讀到了愛人身上的不悅空氣,「寶貝?」

蕭景桓倏地轉頭看了藺晨一眼,平時聽到寶貝兩字就會說他肉麻噁心,現在卻不說話,讓藺晨有些擔心。其實也不到五秒中的沈默對視,藺晨裡面卻是七上八下,好不容易蕭景桓嘆了一口氣,嘴角有些嘲弄的勾了下,搖搖頭。

他說,「你新戲的劇組不是去R台節目做了宣傳嗎?」

「是有啊。」

「節目上說了什麼還記得?」

這陣子宣傳期跑了好多地方啊,講得其實都差不多,因為是做宣傳啊!藺晨不自主的吞了口口水,想不起自己會說什麼讓蕭景桓不悅的話。

「你說你的理想型是會為你下廚的人,而且⋯⋯」蕭景桓雙手抱胸,有些不耐的說,「你收了女來賓自己做的巧克力,還誇她。」

「那個啊⋯⋯」

「很抱歉,我從沒進過廚房,我可能當不了你的理想型,甚至連巧克力都沒能吃的!」蕭景桓把臉撇向另一邊,臉上、耳根的泛著的紅暈說不準是羞紅的還是氣紅的。

房間裏陷入了一陣沈默,反而換成蕭景桓有些不安。

藺晨很少會在自己不高興時,什麼都不說,什麼都沒做⋯⋯是生氣了嗎?藺晨哪時這麼容易對他生氣了?是因為說出那種不信任兩人感情的話吧?

正當蕭景桓有些擔心的想轉過頭來偷看藺晨時,藺晨低沈的聲音就響起了,「我們今天晚上還是不要去吃飯了。」

「什麼?!」

蕭景桓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被藺晨用少有的粗暴力道給拽到床上,「你!」本來還想爭扎起身的蕭景桓看見自己的戀人臉上露出以前沒有出現過的神情,有些嚇住。

「太可愛了、這次是景桓的錯喔⋯⋯」藺晨跨坐在蕭景桓的大腿根部,用全身籠住蕭景桓,他全身散發不由拒絕的氣勢,臉上的笑不是平時的樣子,而是一種自信張狂的笑,讓人有些畏懼卻又緊緊被抓著,他伏下身貼緊蕭景桓,眼裡的火幾乎要在蕭景桓眼前具現出來,明明藺晨什麼都沒做,蕭景桓卻覺得他眼裡毫不掩飾的烈火已經點燃了自己的全身。

「為了我吃了塊人家的巧克力,不惜差點犧牲掉自家廚房的埋頭苦幹的想做出巧克力給我啊?嗯?」

「明明連煮碗麵的鍋子都沒拿過的蕭少爺卻買回來食譜上所有列出的器材,太不計代價了吧?」

藺晨一手扣著蕭景桓的下巴讓他正視自己,另一手熟門熟路的探進蕭景桓的衣服底下撫摸他柔軟溫暖的身體,「你就這麼想討我的歡心啊?這麼想讓我誇你?」

「啊、藺晨⋯⋯!」男人的手在蕭景桓肌膚上溫柔憐愛地輕撫著,撩撥著他,卻不給他更多。

「可以喔,景桓知道的吧,我什麼都可以給你,只要你開口。」

蕭景桓抬眼看著他的愛人,這男人⋯⋯他輕輕的笑了下,覺得兩個人都是幼稚無聊的很。

藺晨直盯著蕭景桓唇型美好的嘴巴緩緩開闔,無聲的向藺晨說了兩個字。

「該死的!」藺晨失笑的接受了蕭景桓的訊息,「我今天真完敗在你之下⋯接下來我可不管了。」

男人給予他的戀人最深情的一個長吻,開始了只屬於他們兩個的夜晚。










》》》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