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All譽] 腦洞隨寫


※非原著劇情背景,大梁皇室一家親,沒有仇沒有恨,全員歡脫向。

※對話文。對話only。

>

「你們怎麼都來了?」

「我平時就常來,倒是二哥今天也來了才奇怪。」

「又不是我自己想來的!你剛剛不是也看到……」

「是啊,這是阿宣頭一遭不為公事來到東宮吧?」

「說起來也算公事,下早朝後父皇留住你,難道不是討論將來即位和立太子妃的事?」

「是此事沒錯。」

「父皇近日身子越發不如以往,這事也越來越著急。」

「他老人家身體硬朗的很,許是護國公又亂出主意,慫恿他卸下國事,是時候好好周遊四方、逍遙人間!」

「剛剛在廳堂上就看他們眉來眼去的。」

「還有林將軍。」

「怪不得小殊不在,鐵定被林將軍抓著說同樣的事。」

「你們好好聊慢慢聊,目前為止還沒聽到和我有關的事,我可以告辭了嗎?」

「你在這宮裡活了這個歲數還是如此天真。」

「怪不得還沒封王。」

「越貴妃太寵你了。」

「不准說母妃壞話!還有不要總是踩沒封王的事!ヽ(`Д´)ノ」

「好了、好了,今日景桓會強壓你到東宮,想必他已經猜想好父皇的打算了,景桓要不你來說說你的想法。」

「皇上是否要廢大哥的太子之位,立景宣為新儲君呢?」

「什麼!?⊙_⊙」「我!?⊙_⊙」

「怎麼回事?」

「這又不是什麼過家家的事,太子豈能說廢就廢,大哥你做了什麼?」

「本宮只不過想立景桓為太子妃。」

「……」

「……」

「傳御醫?」

「呵呵。」

「大、大…大哥!#%€=+□■&*~」

「小琰你冷靜一點。」

「等等!如果老五是太子妃,那太子即位的話?」

「景桓就是皇后啦。\(^o^)/」

「……五哥也知道大哥一直有這個打算?」

「怎會不知?皇長兄不是一直都說只願娶我一人?」

「!?我以為大哥只是在說笑!」

「喔?那景琰每次跟大哥爭說要娶也是你娶,你也是在說笑?」

「不!我是真心的!」

「本宮也是啊^^」

「……傳御醫?」

「我都不知道該為父皇要廢太子驚訝好,還是為大哥居然要娶老五驚恐好。」

「阿宣應該要高興不是嗎?你會是下位儲君啊!」

「就是!」

「大哥真的跟父皇直言要娶五哥嗎?」

「先前就提過數次了,今日不過是告訴父皇我心意已決。」

「七弟你冷靜一點。」

「五哥你不能嫁!」

「本王沒有要嫁任何人。」

「太好了。」

「景桓……T_T」

「景桓哥!父親答應我能迎娶你了!」

「小殊你怎麼突然來了!還胡口說什麼啊!」

「我也該成親了,好說歹說才說服我爹讓我娶景桓哥\(^o^)/」

「本王不嫁人。」

「我嫁過來也可以。」

「你以為皇室內外的聯姻這麼容易啊!」

「爹也說不簡單,所以他去見皇上,爹說他有七成把握,只要護國公他們不要攪和。」

「小七啊你要去哪啊?」

「蕭景琰!你不是要去告訴護國公吧!你怎麼能破壞你哥們的幸福!」

「老五啊,你老實告訴皇兄,這次皇兄就不計較了,你們在演什麼鬧劇?只是想讓我出糗吧!我怎麼覺得你們說的事我都不明不白。」

「……若果今日他們真是都鍾情於我,為我爭風吃醋,景宣是怎麼想的?」

「我?……許是有些奇怪,我們不是平常人家又是手足,不過誰要繫心於誰,終歸那人的事,我沒其他意思。」

「木頭。」

「?」

「呵呵呵呵呵……」

「嗯?好冷?太子殿下……?大哥?你怎麼黑著一張臉啊!」

「阿宣啊……本宮正好想起前日有人送來一些南方的佳餚,快隨我到旁邊的廂房裡聊聊天。」

「咦?嗯?……欸欸!老五!你要走了?欸欸!老五不要丟下我啦…(ToT)ノ」

「呵呵呵呵……」




> >沒了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