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靖譽】娛人節 (短篇一發完)

現代大學生au,非親兄弟(私設景宣景桓一家,景琰是另一家),輕鬆向。

雖然文筆渣,我還是要自立自強(?)



>>


「總算找到你了!」

蕭景琰跑了大半個學校,才在物理系的實驗教室前攔到人,把手上的紙條舉到他的眼前。

“今天中午,圖書館五樓自修室。 景桓”

蕭景桓不用一秒就讀完了紙條,用沒捧著書的那隻手推開了蕭景琰,附加一個拿你沒轍的搖頭嘆息。

「我去了沒看到你。」蕭景琰口氣不悅的嚷著。

「我沒有找你。」白眼。

「那這個?怎麼說?」

「那不是我寫的。」一付不想繼續理人的蕭景桓繞過眼前的人,直接想離開了。

蕭景琰連忙跟上,晃了晃手中的紙,「明明就是你的字!你的字跡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喔?你在那裡沒遇到誰?」

「小殊啊!他跟霓凰……林!殊!」蕭景琰突然被雷劈到一樣恍然大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離兩人不遠的轉角柱子發出了此起彼落的笑聲,「林殊你這傢伙!」,蕭景琰快步的跑了過去,除了死黨林殊和他女朋友,還有兩三個同班的好朋友,一邊大笑著逃跑,一邊揮手喊著,「愚人節快樂!哈哈哈哈!」

蕭景琰沒有追上去,只是用眼神給那些人的背影狠狠幾刀後,悻悻然的走回蕭景桓身邊。


「呵呵,愚人節啊。」

蕭景桓輕笑,臉上神情並不掩飾嘲笑蕭景琰的意思。

蕭景琰看了看他,用手抹了抹臉,臉和耳根突然就紅撲撲的,嘴裡含糊不清的說了句話。

「怎?」

「還不就是太高興了,你第一次給我寫紙條。」

蕭景桓愣了下,推了推擋著他俊俏臉蛋的眼鏡,「那不是我寫的,蠢貨。」

「人只要碰上喜歡的人的事本來就會變笨啊!」蕭景琰聳聳肩,不以為意的回。

「你喜歡誰去了?」

「你啊。」

雖然知道蕭景琰是在對自己說話,蕭景桓還是默默的把頭左右轉了兩下,造作的看看身邊有沒有其他人,「你在跟我說話?」

「不然呢?」

「愚人節玩笑?」

「蕭景桓!」

見蕭景琰被自己一句話堵得又惱又羞的樣子,大大討好了蕭景桓,讓他少見的笑得又放鬆又燦爛,連眼睛都閃著明亮的笑意。

「誰讓愚人節很多趁亂告白的事,都不知道哪個能信……」

「我可不是在今天才說喜歡你啊!」蕭景琰拉住蕭景桓的手,使他正面自己,一條腸子通到底的性子,認真地盯著蕭景桓,表情裡帶著一點受傷,深怕對方沒有接收到他的心意,「不要覺得是玩笑話,好嗎?」

是啊,幾乎是眾所皆知,只差沒放校門口上匾額展示的一件事:劍道校隊代表蕭景琰單向大箭頭高冷學生會文書長蕭景桓。

「“我們名字就差一個字,不覺得是一種命中註定嗎?”這在我聽來很像在開玩笑。」想起了那天的事情似乎愉悅了蕭景桓,他甚至忍不住笑出聲音,「命中註定你怎麼不去找蕭景宣?」

蕭景琰也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告白的丟臉表現,尷尬的撇開眼睛,乾笑道,「景宣學長那樣的考慮都不用考慮了。」

「他那樣是怎樣?蕭景琰,他可是我哥。」蕭景桓聲音冷了半度,雖然旁人看來這兩兄弟一打照面就拌嘴掐架,可越認識蕭景桓越了解這是一個雷點。

「戀兄情結。」

「彼此彼此。」

兩人相看了一會,蕭景桓單方面決定結束話題,率先抬起腿要離開了,蕭景琰則是司空見慣,不用多想的跟在蕭景桓的後面。

蕭景琰不是個死纏爛打的黏皮糖,也不會因為喜歡誰就天天揪著人家不放,他小蕭景桓一屆,甚至是不同系所的,有各自的生活圈和朋友,多半的時間,蕭景琰不會隨便打擾蕭景桓。

不過偶爾也會有像現在這樣的時間,他跑來找蕭景桓,而蕭景桓沒有說任何請他離開的話,這是蕭景桓默許他可以留在他旁邊的意思。

「對了,你午飯吃了沒?我剛剛跑上跑下的都還沒吃呢。」蕭景琰摸摸肚子,覺得現在是個好時機約他出去吃東西。

「不餓。」

「喔。」

「你要是餓了就快走吧。」

蕭景琰暗自在心裡掌嘴,懊悔自己幹嘛給蕭景桓一個合理的機會讓自己走,走在蕭景桓身後自己瞪天抓頭跺腳的蕭景琰沒發現前面的人已經停下腳步,轉過頭好笑的看著他的一人獨角戲。

「你……還真的是非常喜歡我啊。」

「嗯?」蕭景琰還沒來得及反應他說的話,就見蕭景桓突然往自己跨兩步靠近。

蕭景桓修長手指有些冰冷,貼上蕭景琰比他人體溫略高的後頸時,讓他肌膚瞬的就起了輕微的疙瘩,不過還沒來得及感受那樣的觸摸,蕭景琰已經被人壓住了頭,眼前是放大的蕭景桓笑得晶亮的雙眼,臉頰上和鼻梁還被他的鏡框給喀了,嘴唇上有什麼東西壓上來,只是一下,就那樣輕輕的一下。

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樣,跟別人說的、書裡看來的都不一樣。不是水水嫩嫩的,那人自己壓上的雙唇有點乾,不是非常柔軟而是有些彈性,也沒有什麼甜甜香香的味道,就只是太靠近了,聞到蕭景桓常待在冷氣房裡沾染了些化學藥劑的氣味,也沒有在腦海裡綻放煙火或花瓣漫天的感覺,是一片空白,蕭景琰只有一片空白。

「你…?你、為什、……麼?」

「嗯~愚人節快樂。」

蕭景桓邊說還邊以為俏皮的眨了隻眼睛,不顧已經暫時性石化的蕭景琰,在碰巧目睹剛剛那一幕的人圍觀下,自己甩過頭就走了。

當“蕭景琰的單相思修成正果”v.s.“高冷文書長絕佳惡作劇之吻”的討論聲總算傳到林殊的耳邊,匆匆忙忙的跑到事發現場,看到的是自己的死黨掩著臉蹲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任人拿著手機圍著他拍照。

林殊在心底默默對蕭景桓有一份新的敬意。




>>全篇 end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