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一言不合就開車

是  @扶朕起来朕还能学 說的大明湖畔的ABO
但,沒錯,我卡肉 (攤手)

放上來是有點報復心態(?) 誰叫老福特今天下午搶我孩子QAQ

看看放這篇它吃不吃 ((超任性



>>>

 

“五哥,你已經無路可退了。”蕭景琰明眸一暗,面無波瀾的看著他的五皇兄,“降了吧。”

 

語氣並不是疑問詞,而是篤定。

 

但是蕭景桓怎麼能服?無論進退都是死路,若能是戰死在九鞍山,他也瞑目!不說一字,緩緩拿起佩劍,蕭景桓雙手緊握著劍柄,眼神堅決不屈。

 

蕭景琰在心裡笑了,他的五皇兄永遠不會變,就是這麼冥頑不靈不是嗎?抬起手,讓身後大軍放下手中武器,一個翻身下了馬。

 

“你這是何必呢?”

 

“廢話少說,若要本王項上人頭,自己來取!”

 

蕭景琰真的笑了,燦爛地像是聽到了十分有趣的事,但隨即又板回原來冷峻的面容,他解下頭盔,拔出自己的劍來。

 

“讓景琰送皇兄一程。”

 

身為長年征戰沙場的乾元烈將,蕭景琰毫不掩飾地釋放自己的信息素,乾元與乾元之間,有時就在這一刻就能分出勝負。蕭景琰信息素又強又烈,很快地以他為中心,帶著桂花清香又有濃酒香烈的氣味大大的擴散,即便在軍隊裡都是精挑細選過的乾元,也有些人已經招架不住,另一些人則是像是引發共鳴一樣,挑起好戰火熱的衝動,淺淺的散著信息素。

 

“退下。”蕭景琰只是微微偏過頭的一個眼神,但是足以表示現在這個場上是誰作主,誰是王者,“這是本王與他的事,你們全都退到後面守著。”

 

待全軍退到一定的範圍,蕭景琰又把重心放回蕭景桓身上:“就只有你和我了,請?”

 

沒事的,不會有事的。蕭景桓不動聲色的穩定他的呼吸,這幾天必須與眾多乾元共處,特製的秘藥他沒少吃,抑制信息素的香包也還在身上,他會沒事的,這麼多年來不都這樣在乾元中間走過來了嗎!

 

蕭景桓還在走神的一瞬,蕭景琰已經向他逼近,他勉強舉劍一擋,蕭景琰長年帶隊操兵、征戰無數,又加上乾元先天的優勢,力氣極大,這一檔,震得蕭景還險些劍柄脫手。

 

“怎麼?譽王殿下不會是看輕本王吧?”蕭景琰以為蕭景桓是故意讓他的,連信息素都不願意回應挑釁,既惱火又覺得可笑,不自覺的又釋放更多乾元氣息。

 

濃烈又強勢的氣味撲鼻而來,厚厚的包覆住蕭景桓的所有感官,體內好像有個暖流開始躁動起來,像掘出了泉水,先是微弱而後壓抑不住的湧出來,要不是衣服暗袋裡還藏著抑制的香袋,他低頭還可以勉強聞到,他早就已經癱軟在地上,被乾元的信息素給臣服!

 

不可能!不可以!蕭景桓沒想到靖王的信息素跟以前遇到的乾元完全不一樣,自己會如此受到影響,明白自己撐不了多久的,他牙一咬,用全力向蕭景琰揮刀過去!

 

見蕭景桓不知為何只是這麼沒有技巧的舉劍向他迎面而來,蕭景琰動作俐落地閃過破綻百出的攻擊,側身,雙手一上一下使力夾擊蕭景桓握劍的手,順勢扣住他雙手的手腕,一個巧勁就讓蕭景桓手中的武器給打下了。

 

太近了。

 

抑制草藥的香氣完全因為這個近身而被蕭景琰身上的氣味給掩蓋,蕭景桓覺得頭一熱有些昏眩,腳一軟,單膝跪在蕭景琰的面前。蕭景琰是想這一擊只是單單要奪他武器,蕭景桓沒理由癱軟成這樣,要不是自己還抓著他的手,看他幾乎是要全身撲倒了。

 

正當蕭景琰納悶的時,一股輕如羽毛的暗香飄進了他的呼吸。

 

坤澤?

 

靖王低頭看見蕭景桓從領口向上蔓延的潮紅,以及緊閉著眼睛像是在痛苦的隱忍什麼的樣子,蕭景琰發現自己因為將要揭開的秘密而全身不由自主地興奮顫抖。

 

將蕭景桓提起,往後面帳幕推去,後面的大軍也看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只能看見他們的靖王抬起腳,一腳將對方踹進了簾子裡後,轉身大聲發下命令,“任何人沒有本王的允許不可靠近這營棚……這是私人恩怨。”

 

即便摸不著頭緒,但在戰場上軍令不可違,加上蕭景桓的武器已經被他們的主將拿下,怎麼看都是靖王佔了優勢,大軍仍在遠處紋風不動的待命。

 

蕭景琰掀幕進去,見譽王倒坐在地上,手裡拿著一個錦囊壓在鼻口上聞著,看似試圖穩定自己的呼吸,一個箭步,直接用腳精準的踢開他的手,蕭景桓手上的香袋自然脫手而出,不給他有反應的時間,靖王穿戴精緻的龍紋戰靴已經踩上他的胸口,迫使蕭景桓仰躺在地上。

 

靖王其實並沒有出什麼力道,若是一般的成年男子自然可以使力掙脫這腳的壓制,可蕭景桓現在的情況不在一般條件下……

 

被乾元信息素強迫激出的坤澤本能讓蕭景桓措手不及,更不用說長年使用藥物抑制的發情期像是總算逮到機會的一次爆發,蕭景桓覺得自己的意識跟著全身亂竄的血液一樣開始不受控制,從腹部開始像有燒開的熱水在裡面沸騰滾動,燥熱擴散到全身,像是要衝破一個出口卻尋不著方向,他的身體因極度的空虛而敏感的顫抖著,坤澤的本能又不斷催促著蕭景桓打開自己的身體,臣服於眼前的乾元,讓強大健壯的乾元狠狠地佔有,陌生又無法控制的感覺讓譽王不由自主地害怕擔憂。

 

“五哥竟是騙過了所有人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空氣中瀰漫著坤澤致命誘人的信息素,這甜膩香濃的氣味可以榨乾十幾二十個成年乾元也說不定,連乾元中的佼佼者蕭景琰都快把持不住他的自制力。




>>>


沒 有 了 ((愛心))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