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寧為譽受,不為瓦全。

【盾綠】Dreams 上

※ OOC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 Steven (美國隊長) / Bruce (綠巨人浩克)



Steven是困惑的,他最近被一些擾人卻甜蜜的夢給困惑了,沒有錯,那些擾人卻甜蜜的。


他最近對他的隊友有不純潔的遐想,好吧,那怕是全美國道德的指標,永遠正直勇敢的人民希望,那怕是超級英雄,Steven並不訝異於自己生理上的需求,他只是訝異──他正在對誰抱著遐想,還有更訝異的,那人甚至不是一名女性。


Steven正在困惑著,那人什麼時候吸引了自己?他們倆從初見就算不得親近,那是什麼時候呢?讓那些甜蜜而令人驚奇的夢有了開始。


一開始,那人只是安安靜靜地出現在他的夢裡,對他露出比平時淺笑再深一點點的笑容,那是在現實生活上難得一見的笑容。漸漸地,在夢裡的表情生動活潑了起來,Steven曾經試著在醒來的早晨用速寫留下夢裡的印象,可他怎麼也掌握不好那微妙的分寸,紙筆間捉不住一種讓人著迷的韻味。


而慢慢讓Steven有些擔憂與害怕的地方,嘿,我們提過了,Steven困惑於他對那人的遐想,人都說夢境最能反映一個人潛意識的慾望,那些連自己都看不見的東西。


那些夢是連續的、並且逐漸增加長度的。


從一個微笑開始,相視,貼近彼此,伸手觸碰... ...接吻,喔是的,就在上個月第三個周末的夜裡,或許是那天那人不小心拿錯了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才發現後,有點臉紅的向自己道歉的樣子有點可愛,總之Steven記得。在夢裡親吻過那人的嘴唇後,那不可控的遐想更加狂妄而放肆。他們在夢裡交纏著手指、磨蹭他柔軟捲曲的鬢角、流連在對方眼睛裡倒影著自己的影子... ...


今天就和昨晚的夢境開始一樣,Steven正站在史塔克大廈高智商擔當們所說的Candy Land的走道上。透過眼前實驗室門上的小窗,他看見了那個人專注的神情,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挪走他一絲的注意力。


門在Steven 面前安靜地打開了。有什麼東西在Steven心頭上鬆動了。


“Hey,Steve. ”實驗室的人輕輕抬眼,還是那溫和像是溫度剛好的焦糖牛奶的淺笑,他舔了一下唇,這是一個下意識的小動作,也是個誘人的小動作。


“Doctor.”Steven喜歡這個稱呼,有次他才注意到當自己這樣喚他時,那人眼中會有一瞬不意察覺的波動,他並不能判斷這反應是好是壞,但他至少能確定這是那個人習慣佯裝不在乎的溫順外在下的一點真情流露,所以他喜歡這麼叫他。


“什麼風能把你吹來呢?而且還是這個時間。”那人隨手儲存了實驗的進度,放下了他剛剛還全神貫注的器材,向Steven靠近。


是的,就是這樣。


Steven陷入一種放鬆而滿足的喜悅,他心裡這樣讚嘆著。是的,他喜歡那人柔軟溫馴的放下一切來親近自己,甜美的喜悅著。在每一次的夢裡都是如此。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卻沒有打斷那人向他靠近的腳步,“Bruce.”,Steven露出了放心而真誠地笑容,向他的Doctor伸手。


“... ...yes?”可是那人沒有照著自己的意思接住自己的手,反而停下了腳步。


“Hey.”


你不曾拒絕我的,不過──管他的,這是我的夢。


Well . 在有些夢裡,Steven不是都能如願以償,那人有時就像是現實生活裡的他,若即若離,有些神秘。但有如何能妨礙他追上去?


仗著身材上的優勢,Steven只稍稍跨了兩步就能讓自己貼上對方的身體,還不等那人的反應如何,那強而有力的雙手已經環抱住那人,“噓... ...沒事的。”,他自己也不確定是在安撫那人還是在說給自己聽。


他喜歡那人奶茶棕色的眼珠子由下往上仰視自己的樣子,多惹人憐愛、惹人憐惜。Steve騰出一隻手,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撫上那人的臉頰,當指尖碰上他柔軟厚實的嘴唇時,那讓人流連忘返的觸感使他愛不釋手,忍不住用指頭輕按了幾下。


”怎麼回事?Steve。”今晚的對話比以往多,通常不會這樣的,但沒有關係,還不到時候,Steven有耐心地等候,他知道這些甜美的夢有一個魔法詞──


”... ...Cap?”


喔,是的。Cap。Steven的笑意更燦爛了,就如之前的每一個夢境一樣,他默認了這是個魔法詞,讓他的夢境更臻甜美的詞。


他向前傾,吻住了那人的唇。







--


下章再開車



评论(2)

热度(4)